五月即將劃下句點...

經歷一場奇幻的白色巨塔之旅...

故事很短...像一場午后雷陣雨...

突如其來...襲擊疏於防備的人們...

 

阿兄的人生從開始就不是很美好...

出生時四肢就異於常人...

阿爸阿母到處尋訪名醫...

幾次失敗的手術...情況更加惡化...

 

艱困的年代...殘酷的現實...

難以想像的辛苦...

一份沒有說出口的愧疚一直在阿母的心裡...

成長的印象...不懂事的泥鰍也曾埋怨過...

 

那天...醫院沒有預警來電...

要求家屬勸說阿兄住院觀察...

沒有任何心理準備...再加上專業的恐嚇威脅...

阿母哽咽的向阿兄温情喊話...

泥鰍安排好隔天的一切行程...

陪著阿母上台中探望阿兄...

 

從預約掛號到被送進加護病房...

沒有任何的醫療行為...

標準的SOP...病床旁錯縱複雜的管線...

阿兄說想拔掉鼻胃管...這讓他很不舒服...

醫療人員說...有生命危險...

泥鰍和阿母再次妥協...安撫阿兄激動的情緒...

 

半個小時的探望時間...

阿兄痛苦的表情與沉重的氣氛壓迫...

泥鰍似乎都能聽見秒針滴答作響著...

離開前...阿兄希望能把手錶留給他...

後來他說...這是他在加護病房裡唯一的支撐...

 

對於阿兄的病痛無能為力...

就連醫師也無法確切的說明情況...

泥鰍和阿母只能鼓勵阿兄要堅持下去...

有過類似的經驗...

很難不去作多餘的聯想...

 

當晚回到諸羅...

隔天一早醫院又來電要家屬馬上趕過去...

這次阿爸陪著阿母匆匆前往...

醫院要求要插內管...

阿爸強勢阻止...不想讓阿兄再受這折磨...

卻未料事情有了意想不到的發展...

 

阿爸讓醫院拔掉阿兄鼻胃管...

寧願讓一切順其自然...

原本要直接把阿兄接回家等待老天爺的宣判...

在不為難醫院的行政措施下答應觀察三天...

 

在那之後...奇蹟似的...

阿兄慢慢恢復往日一般的談笑自若...

二天後送往普通病房繼續觀察...

阿母準備簡單的行李在醫院當了三天的看護...

母親節前...泥鰍買了支紅米機送給阿母...

多少也陪著消磨一些無聊時光...

 

病房裡...

打發阿爸阿母走出醫院去呼吸新鮮空氣...

阿兄問泥鰍..."會不會覺得這次過不了這關"...

泥鰍笑著沒有回答...拿回手錶...

望出玻璃窗...回想這一場鬧劇...

 

阿兄說自己莫名其妙被送進病房...

一直到出院前...除了呼吸器的高壓氧外...

沒有其他的醫療行為...

天生的身軀缺陷讓自己陷入標準流程的迷思...

 

這一趟奇幻的白色巨塔之旅...

讓泥鰍相信專業的信念動搖了...

或許自己在工作上也曾犯了相同的錯誤而不自知...

無意批評任何制度...

每個人都有其背負的包袱...

幸運的...不幸的...老天爺自有其安排...

 

在那之後...

阿母恢復以前碎碎唸的笑容...

阿兄聽說為了阿母戒了煙...

泥鰍呢...又有另一段故事了...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雷泥鰍 的頭像
雷泥鰍

雷泥鰍的回收桶...

雷泥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