現在...午夜零點...

是的...我又失眠了...

自從結束冬眠後...不曾有過相同的情形發生...

突然懷念起那段水深火熱的日子...

 

教育工作的新學年度是從八月開始...

泥鰍抱持著菜鳥的戰戰兢兢步入新的環境...

十多年來工作經歷所培養出的敏感...

這裡的氣氛...很陌生...很不友善...

 

原來這就是人們心目中理想的"好學校"...

 

陪伴泥鰍多年嘎吱作響的二手鐵馬...

這幾年歷經多次的整修後...在暑假前壽終正寢了...

一小部份的原因應該是承受不住泥鰍日漸豐腴的體態...

而歲月...更在牠斑駁的身驅上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記...

泥鰍念舊...感謝這些年一起走過的日子...

 

離開自己所熟識的老地方...

告別熟識的老伙伴...

雖然早知道會有這些不捨的情緒作怪...

雖然早知道這樣的結果有著無可避免的傷害...

雖然早知道...

泥鰍終究無法輕易釋懷...

 

這段時間把自己的思緒放逐到天涯海角...

陪魚娘和兩隻小魚到處走...到處吃...

看了幾本書...幾套小說...

斷絕與工作相關的所有聯繫...

享受了無牽掛的難得假期...

只是這樣的安排還是填不滿這莫名的空虛...

 

今晚...振作起頹糜已久的心情...

重新檢視反覆矛盾的因子...

重新面對自己真實迫切想要追求的目的...

 

很久沒有聽歌了...袁惟仁"坦白"...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雷泥鰍 的頭像
雷泥鰍

雷泥鰍的回收桶...

雷泥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8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