季節交替...墨綠的草皮已成一片枯黃...

泥鰍漫步其中...想起連日來職場裡的荒唐事...

緊繃的臉上不由得露出一絲苦笑...

 

翰林院大學士這學期初來乍到...

第一次接觸就感受到其令人不寒而慄的親和...

時時刻刻都將微笑的曲線上揚至最高點...

論公...朝七晚十...盡忠職守...宵衣旰食...

泥鰍對其操守只能用景仰崇拜來形容...

不敢恣意造謠中傷...

 

大學士上任以來勵精圖治...

想將以往的舊疾沉痾一次根除...

終日奔波勞頓...明眼人都看得出他的用心...

故事就從這裡開始了...

 

"泥鰍大人..."大學士親臨縣衙...

"未知大學士駕到...未曾遠迎...請恕~"

泥鰍話未畢...大學士的微笑曲線拉開這場對話的序幕...

"ㄟ~同朝為官...都是為了上報天恩...不需客氣..."

"呵呵呵...不知大學士有何見教..."泥鰍一旁陪笑...

"本座視縣下庶民之學習表現未能符合期待...不知泥鰍大人有何見解..."

 

喔...開門見山...不浪費彼此的時間...

泥鰍喜歡有效率的處理手法...

還好平時有作功課...將本縣的問題一一呈上...

最後再提解決方案的建言...

泥鰍自認這番唇槍舌戰未落下風...

正暗自得意...大學士開口了...

 

"泥鰍大人覺得我們將評等的限制放寬如何..."

咦...這是要泥鰍放水的暗示嗎...

"您的意思是..."保險起見還是確認一下...

"難度太高...怨聲載道...何不皆大歡喜呢...哈哈哈..."

此時大學士的微笑曲線已突破泥鰍認知的極限了...

 

這進退兩難的困境讓泥鰍不敢有絲毫的鬆懈...

突然靈光一閃...嘿...該不會是試探泥鰍來著吧...

"大學士說笑了...泥鰍治理失當...願領責罰..."

把制度造成的錯誤攬在自己身上...以退為進...

 

"ㄟ~泥鰍言重了..."

"本座乃是要你做個表面文章...好讓聖上寬心啊..."

這...這...泥鰍頓時語塞...

原來太過於直接有時也會讓人不知所措...

 

此時...泥鰍不知哪來的勇氣...

"大學士此言差矣...泥鰍認為~"

話未畢...只見拉開序幕的曲線往下彎曲...

"本座希望泥鰍一切奉諭辦理..."轉身揚長而去...

一陣冷風吹過...

泥鰍回神...重回一片枯黃之中...

 

軍機處一貫其傲慢與獨斷不在話下...

現在...連翰林院也淪陷了...

泥鰍身為區區九品芝麻綠豆大的小縣令...

一向是奉公守法...上合天心...下體民意...

不知為何...朝中大臣總喜歡拿泥鰍來試刀立威...

 

老王最近又和整個軍機處槓上了...

還不忘對泥鰍來個回馬槍...

"俺當初就叫泥去接...泥看...搞成啥樣..."

 

泥鰍以淺淺的笑意回報老王...

娓娓道出自己的內心話...

 

"神經病..."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雷泥鰍 的頭像
雷泥鰍

雷泥鰍的回收桶...

雷泥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