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事教職十多年...作賤英才毀人不倦...

要說對這社會真有所貢獻者...

大概也就是那套老掉牙做人處世的大道理...

然而...檢視這十多年的食古不化...

泥鰍的腳步跟不上社會的變遷...

在民主的洪流中即將被吞噬殆盡...

滅頂前...泥鰍還想做最後一次的掙扎...

 

朝廷裡的紛爭早無泥鰍置喙之處...

軍機處風紀敗壞已到民怨沸騰不可收拾之地步...

近來連家長會這進貢番邦也開始干預朝政...

教育之百年大計就在一群短視近利的大人操弄下...

土崩瓦解...嗚呼...

 

九品縣令胡sir是個性情温和逆來順受的好官兒...

雖非明察秋毫至少也是勿枉勿縱...

這日鐘響已過...胡sir正在前往茅廁途中...

忽聞兩草民在茅廁內大肆喧嘩仍未回歸其位...

 

胡sir:"爾等何故於此逗留..."

刁民一:"...(無禮)"腳步未停...

刁民二:"...(無言)"腳步依舊...

能惹動胡sir的怒氣可是非同小可...

胡sir:"爾等何故視本官於無物...(音量加大)"

指著刁民一道:"汝為何人管轄...家住何處..."

就看刁民一不屑的表情愛理不理...

胡sir當場怒不可抑將兩刁民帶往縣府衙門問話...

 

一場你來我往針鋒相對的機智問答後...

砲兵老王見刁民冥頑不靈也忍不住開砲...

"大膽刁民...什麼態度啊..."

泥鰍未能親眼所見當時情況...

依老王那天王老子的性格...

可想而知場面之火爆令人怵目驚心...

 

此事交代與刁民之縣官...

按理...輕則口頭告誡...重則軍法處置...

一切應可在圓滿之下落幕...

泥鰍暗見該縣令和顏悅色安撫兩刁民...

"本官深知爾等性格非一般禮教可規範..."

"兩人莫憂...一切有本官擔待著..."

泥鰍不動聲色...搖頭嘆息...

 

數日後...番邦頭目奏摺直達天聽...

聖旨著軍機處查辦胡sir與老王擾民一案...

要二人上呈奏章交代此事原委...

胡sir血淚交織的萬言陳情表只求能換得聖上關切教育的本意...

個人去留倒是看得雲淡風輕...

老王...鳥都不鳥...

 

泥鰍所堅持教育的理念很單純...

學業成績與品格操守兩者兼備...

若不然...兩者取其一...品格為重...

家長平時的言行舉止決定孩子在待人接物上的態度...

而師者的教誨也牽連著孩子面對問題的處理方式...

 

刁民二的身份是番邦貴公子...

大概是平日養尊處優未曾見過義正嚴詞的指責...

心有不甘下回去哭訴...以致後續動作出現...

朝廷覬覦每年歲貢之豐盛且懼其氣焰囂張...

只能犧牲胡sir與老王給番邦頭子出口氣...

 

泥鰍聽說軍機處兵部侍郎又出包了...

前段時間知府大人捉拿煙毒犯數員...

上報朝廷的奏摺在半途就被兵部侍郎給抽了出來...

本來做壞事靜靜不出聲低調些也就罷了...

卻還意氣風發告知那幾隻毒蟲搞得眾所皆知...

這算什麼...王法的威信蕩然無存...

 

那天見軍機大臣攜九百里加急軍令給老王...

一向老子自稱的老王也變得沈默了...

泥鰍對於軍機處的作為已經是哀莫大於心死...

看到軍機大臣從東邊來就自往西邊去...

靜待能人賢士取而代之的那一天...

 

泥鰍曾在軍機處擔任侍郎一職...

當年也曾被推薦繼任軍機大臣...

但志不在此...泥鰍斷然婉拒...

那天老王突然語重心長對泥鰍說...

"當初叫你接你就不要...現在...唉..."

 

泥鰍回神...在滅頂之前...

心...動搖了...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雷泥鰍 的頭像
雷泥鰍

雷泥鰍的回收桶...

雷泥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8) 人氣()